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

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

当前位置: > 现代都市 >

诶我猫呢——之赫蓝

时间:2021-02-21 14:38标签: 励志人生 都市爱情
《诶我猫呢》作者:之赫蓝文案:【文案一】人生逢变,唐忻旦活得有点颓,无意间捡了只快要死的小猫,一点一点地救活回来,养到踩奶粘人撒娇喵喵喵样样精通。唐忻旦:“世界上怎么会有猫这么可爱治愈
   《诶我猫呢》作者:之赫蓝
  文案:
  【文案一】
  人生逢变,唐忻旦活得有点颓,无意间捡了只快要死的小猫,一点一点地救活回来,养到踩奶粘人撒娇喵喵喵样样精通。
  唐忻旦:“世界上怎么会有猫这么可爱治愈的生物QAQ!我爱他!我要让他健康地活着!带他去割蛋蛋!”
  于是他心爱的猫不见了。
  唐忻旦:WTF?!没有猫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?
  后来,找猫找得哭天抢地的唐忻旦被他的跑路房客给堵了。
  谢:“我是来报仇的。”
  唐:“?”
  谢:“举着我让我抓天花板上的放屁虫。”
  唐:“?”别骗我,怎么可能有人举得动你?
  谢:“用袜子套我的头,剪我指甲。”
  唐:“!”震惊了!那袜子得多大!
  谢:“弹我蛋蛋,还要割我蛋蛋。”
  唐:“???”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。
  谢:“把我摸.光.看.光,还打算去找别人谈恋爱?你个渣男。”
  唐:“……”难道他是我猫?
 
  【文案二】
  他浮沉在水中,口鼻处不停溢出淡淡的红,很快又被冲散在水流里。
  阳光从水面照下来。
  这辈子,还有什么遗憾吗?
  有啊。谢铭扬。
 
  谢铭扬×唐忻旦,HE!
  ★雷点/萌点:①踹掉渣攻迎娶猫富帅(?)。②年下差八岁。③攻会变猫。④攻出场时深柜而不自知。⑤狗血出没。⑥小白文。逻辑死。
 
  内容标签:年下 情有独钟 萌宠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唐忻旦,谢铭扬┃配角:预收《别吃了我快破产了》《我的林野》求收藏┃其它:
  一句话简介:变成男朋友了!
  立意:互相救赎
 
 
第1章 chapter001
  “一辈子了,能和我握个手吗?”唐忻旦问。
  那只跋扈了一辈子的肥猫想了想,矜持地伸出一只胖爪,以从未有过的亲密姿势搭在唐忻旦手上,脑袋也搁了上来。
  一分钟后肥猫永远地闭眼加闭嘴了。
  老死的,这猫活了十八岁。
  唐忻旦是不待见这肥猫的,这猫活着的时候贼不要脸,好吃懒做,横行霸道,一不开心就挠人,种种罪行罄竹难书。无奈肥猫是姥姥的心头宝,姥姥临终之前最放不下的就是它,抓着唐忻旦的手要他发誓会照顾好她的“小咪”,直到唐忻旦答应了供它一辈子小鱼干才面带微笑地咽了气。
  唐忻旦帮姥姥照顾了肥猫十年,从十七岁照顾到二十七岁,让这臭不要脸的猫安享了晚年,今天总算光荣完成了姥姥交给他的任务——他给肥猫办了个小型葬礼,送肥猫回喵星。
  盛夏的阳敦市天气阴沉,无处不透出一股让人不快的憋闷。
  唐忻旦开车回家,感觉那肥猫还死不要脸地团在车里,不学无术地睡着大觉,或者好吃懒做地想搞点小鱼干,他忽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虽然前天被挠的伤口还有些疼。
  肥猫活这一场专给别人委屈受,自己没受过委屈,走得也不痛苦,算是很好的一场猫生,也不需要很难过,唐忻旦这样自我安慰。
  车缓缓拐进小区。
  就在这时天色突变,伴随着一声惊雷雨,暴雨哗啦啦地落了下来,发疯似的往车窗上砸,隐隐约约还能听到车外传来的电动车急促的报警音。
  唐忻旦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,鼻子也跟着发酸,他下意识地偏头看车后座死肥猫还在不在。
  不在了,都烧成灰埋了。
  将车停到车库,进电梯,出电梯,唐忻旦打开家门,换了拖鞋垂头丧气地往卧室走。
  咔嚓一声门开了,然后唐忻旦就傻了——男朋友,或者说这一刻已经变成了前男友,三十岁的顾世华,和自己的亲外甥,十八岁的纪韫,在凌乱的床上展开着一段激烈的忘年恋。
  纪韫,和那只刚翘辫子的肥猫一样的年龄,有一半是唐忻旦带大的。
  白花花的两条人影,不讲道理地冲击着视网膜,唐忻旦有片刻迷茫,屋内那俩则很有默契地瞬间分开。
  “小舅舅。”纪韫扯过薄被给自己虚盖上,黑白分明的眼睛瞧着唐忻旦看,眼尾带红,情.欲的红。
  唐忻旦连轴转一天,暂时没办法消化这场大戏,耳朵里轰隆隆作响:“先别说话。”
  “唐……”顾世华倒没裹被子,他身上仅有的内裤给了他勇气,“你怎么……”
  “你也闭嘴。”唐忻旦心慌意乱地退出房间,“先把衣服穿上,到客厅里说。”
  五分钟的时间,坐沙发上的唐忻旦指尖冰凉,思绪混乱。
  他完全懵了。
  一个是从小带到大的外甥,一个是上周还和他温存的恋人。
  这两个搞到一起了?
  等屋内那俩出来时,唐忻旦背靠沙发,努力让自己镇定些:“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  纪韫这好样的,不知是太过耿直还是不过脑子,开口差点呛死唐忻旦:“小舅舅,我喜欢他。”
  唐忻旦看他一眼,后者张大眼睛回望过来。
  这孩子长大了,当年粉粉嫩嫩的可爱小男孩早就长成了盘靓条顺的大男孩,往面前一站,青春逼人,活脱脱唐忻旦当年的样子。
 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?对,外甥不离舅家门,但也不是这种不离法对不对。
  “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唐忻旦重复一句,目前他没有那么强的心脏去听亲外甥爱的剖析。
  顾世华在大男孩身旁站着,表情纠结痛苦极了,带着掩饰不住的慌张:“唐儿,我一时……”
  一时糊涂还是图一时爽快这话唐忻旦都不想听,是想埋汰谁。唐忻旦搭在腿上的手发着抖,也握不紧:“想清楚了再说。”
  能说什么?说什么都晚了,顾世华暂时住了嘴。
  追沙发上坐着的人有多艰辛他心里清楚,好不容易追到手,他自己也爱得个什么似的,但这才不到两年,上天又给了他一朵热烈的小桃花——身旁的大男孩热情活泼,就像夏日里开得最艳最烈的花,沾一口就食髓知味。
  十八岁的男孩为了爱可以不顾一切,反观唐忻旦,虽然看上去性子温和但其实执拗得很,这回出了这么大的事,想要获得这位的原谅,铁定是没有希望了。
  这么一合计,就算再舍不得,顾世华也终于下定了决心:“上个月,全是我的错。”
  不等唐忻旦出声,纪韫抢白:“小舅舅,不是他的错!是我先表白的!我真的喜欢他!我……我想和他在一起!”
  唐忻旦心里凉飕飕地灌着风:“真心话吗?”
  纪韫去拉顾世华的手,握住,以一种唐忻旦想不明白的理所当然的语气说:“小舅舅,我真的很喜欢他,求你成全我们。”
  唐忻旦深呼吸一口,再次确认:“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
  纪韫回答他:“知道!我成年了,知道自己需要什么。”
  空气沉静了几秒。
  唐忻旦的眸色稍浅,底色很干净,凝神看向别人的时候会给人一种很专注的感觉:“按理说,你妈过世这么些年我一直管着你,拿你当半个儿子看。我从小在你妈身边长大,为了个男人从此不认你这个外甥,做舅舅的心里也过不去。”
  “但是纪韫,你一个成年人,应该清楚很多事情不能碰。人活着不能光随自己的性子,也要摸着良心过。”
  “今天我不为顾世华,仅仅因为对你失望透顶。”
  “小舅舅……”纪韫眨了眨眼睛,想到了他小舅舅以前是怎么辛苦养他,面对小舅舅明显被伤到的眼神,真爱至上忽然显得有些底气不足,一时不知道该怎样接话。
  “世界上有那么多可以改可以弥补的错误你不去犯,偏偏挑一个没法补救,让人以后一想起来就膈应的。”唐忻旦揉了揉痛得不讲道理的太阳穴,“看在你妈的份上,本科毕业之前的学费生活费明天一次性打到你卡上。以后不要见我。”
  “小……”纪韫眼底现出了点泪花,微微松开了顾世华的手。
  唐忻旦恍惚想起自己十八岁时的样子,家里突遭变故,他半工半读,累且穷,白眼与冷落是家常便饭。而那时候的纪韫呢?没了父母,小小一只抱着碗,含着一包泪,真的可怜。
  小可怜说:“小舅舅,以后我长大了,也要对你好。”
  要对谁好真是句很郑重的承诺,谁说不是呢?十八岁的唐忻旦,自己肩膀还没长硬实,就挑起了养活自己和小外甥的重担。
  他尽可能撑起了一方港湾,温暖着港湾里的纪韫和肥猫,这一过就是九年,也许时间还是太久,生生把相依为命的曾经过得模糊不清。
  唐忻旦肩膀微微塌了下来,他看着纪韫,思绪却仿佛还飘在自己的十八岁:“记住,你十八了,自己的人生自己负责,走吧。”
  纪韫没动。
  “唐儿。”顾世华道,唐忻旦的目光转向了他。
  这位,虽说也才处了两年,但也确实是奔着过一辈子的打算去的,唐忻旦自问没时间和不相关的人厮混,不想他眼光太差,最后还是选了个和自己的外甥过到一起的人才。
  “他十八,你也十八吗?他不明白人和人的感情维系起来有多脆弱,你比他大十二岁,难道也会不明白?”唐忻旦心里好痛,他也好愤怒,但可能是双重打击太刺激导致他没有任何力气,现在他只想把他们都赶走。
  顾世华没有回答,他盯着唐忻旦过分镇定的表情,没头没脑地问:“两年了,你在乎过我吗?”
  是啊,两年了,他怎么还会问出这种问题呢?
  唐忻旦忽然悲从中来,他朝着顾世华的脸重重挥了一拳,把人打得连退几步。
  “小舅舅!”纪韫终于哭了。
  唐忻旦转头看纪韫——这是他养大的孩子,他不免想起之前相处的点点滴滴,更想起了纪韫的妈妈,他的姐姐。
  纪韫在唐忻旦身边长大,唐忻旦却几乎是在他姐姐身边长大,姐姐对他的悉心教导和养育之恩他一天都不敢忘,姐姐的孩子,他怎么会不尽心?
  付出的心血越多,被倾注心血的那个则越会显得弥足珍贵,这是人之常情。
  可他终究不是姐姐和姐夫,不能给纪韫一个完整的家庭,或许养出纪韫这种匪夷所思的感情观,他这个教育者也有问题。
  十八岁而已,什么都懂,却又什么都不懂。
  下一秒,纪韫跑去查看顾世华,“痛不痛啊世华哥?痛不痛啊?”然后一转头,年轻人火一样的目光刺向唐忻旦,“小舅舅!我说了都是我的错!你心里有气就打我出气啊!你打我啊!”
  九年养育,再苦再累何曾拿他出过气?
  唐忻旦心灰意冷地摆手:“你也滚。”
  纪韫愣住了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从小到大一句重话都没被唐忻旦说过,一个“滚”字,足以刺痛他脆弱的神经。
  “唐忻旦!”顾世华把纪韫揽到身后,是保护者的姿态,“造成今天这种局面,难道你一点责任都不需要负?”
  眼看着快要撕破脸皮,顾世华总算迅速找准了定位,知道自己以后的伴是谁,这会儿已然统一战线,一致对外了。
  唐忻旦怒极反笑:“出轨被抓的人怎么还有脸推卸责任?”
  顾世华指责他:“你给了纪小韫钱,可是你注意过他的精神世界吗?我刚和你在一起那阵,纪小韫因为是同性恋被全校孤立差点自杀的事,你知道吗?”
  唐忻旦愣住了,下意识地回:“他没和我说。”他工作特别忙,比程序员还要秃头,根本没有注意过。
  纪韫在一旁拦:“世华哥!”
  顾世华不听:“你让我说!”
  顾世华质问他:“纪小韫一直不让我告诉你。但是唐忻旦,什么都要别人告诉你吗?你们是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的亲人,他那么不对劲,我都看出来了你却看不出来?你的心里只有工作吗?纪小韫需要的只是钱吗?!”
  可是没有工作怎么挣钱,没有钱怎么活呢?现在虽然是经济条件好了,可是早两年他能力还不够的时候呢?
  谁愿意成天跟个狗一样的忙?谁愿意加班加到深夜喝了咖啡又吐却还要继续死磕什么3DMAX、MAYA和ZBrush呢?谁愿意呢?
  这些年他够辛苦了,凭什么还要指责他呢?凭什么啊?凭什么犯了错的人可以这样指责别人?
  唐忻旦开足了嘲讽:“所以你看出来也替我关心了,最后把人给关心到床上去了?”
  “你还是没明白我在说什么。”顾世华失望地看着唐忻旦,“他是个人,不是你养的一只猫一条狗。”
  是吗?原来九年来他拼死拼活,竟然有人觉得他只是在养活一只猫或者一条狗吗?
  唐忻旦这下才算是失去了所有力气,他把两个人往门外推,心平气和地说:“对,他是个人,我才是条狗。”
  有肢体接触的时候,顾世华才发现唐忻旦的手抖得厉害。
  下一秒,唐忻旦毫无征兆地滚下两行泪。他根本不想在这种场合哭,显得多软弱可笑,但他用尽了力气也控制不住。
  牙齿打颤,无法言语。
  太可笑了,简直是杀人诛心。
  顾世华似乎是愣住了。
  顾世华不再指责唐忻旦,他放缓了声音:“事到如今,我心里有了纪小韫,那么我会好好对他,带他离开你的视线,不再碍你的眼。学费生活费也不需要你出,我会全部负责。我顾世华对不起你,不会再对不起纪小韫。”
  “纪小韫,我们走。”
 
 
第2章 chapter002
  大雨下了一夜,直到天际泛白才微微停歇。

  手机铃声在耳边炸开,唐忻旦精疲力尽地被惊醒,做了一夜梦眼睛都睁不开,他闭着眼睛接听:“喂?”
  手机里传出顾世华的声音:“是我。”
  唐忻旦头痛欲裂,不高兴地问:“什么事?”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