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

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

当前位置: > 现代都市 >

玩火+番外 作者:疯子三三

时间:2018-01-28 20:13标签: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
备注: 【文案】所有人都以为白沭北对她是真的,只有她自己知道,这一切都是假的这其实就是一个女人玩火自焚的故事(本文日更,不定时双更,女主前期包子后期翻身,雷的妹纸慎入哦!)文章消失部分:更多完结文:基友的文,大家有兴趣可以看一下O(_)O~ 公告:
 
 
备注:
     【文案】所有人都以为白沭北对她是真的,只有她自己知道,这一切都是假的这其实就是一个女人玩火自焚的故事……(本文日更,不定时双更,女主前期包子后期翻身,雷的妹纸慎入哦!)文章消失部分:更多完结文:基友的文,大家有兴趣可以看一下O(∩_∩)O~    公告:今天严重卡文,写了一上午只写了两千字不到,更新延迟到14点,对不起等更的妹纸们!请见谅 T T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7月31日
==================
林晚秋曾经有个“被遗失”的女儿,在y-in错阳差之下偶然将她捡了回来,从此和那个暗恋多年的冷漠男人再次有了交集
可是他依旧讨厌她——
 
某天,男人忽然冷冰冰地开了口:“林晚秋,我们结婚吧,别再勾搭其他男人,我可以给你任何想要的。”
 
 
要有多少爱,才能敌得过你一次次伤害?这是一个包子女的心酸暗恋史,也是一个寡情上校从渣男变忠犬的血泪史(谢绝扒榜!)
 
加红加粗的阅读提示:涉及暗恋题材,女主前期包子后期翻身,是非常非常包子!或有狗血天雷情节,雷点低的妹纸慎入!!
 
 
 
☆、第一章
 
  天色渐沉,楼道里的声控灯已经坏了很久,稀疏的光线并不分明,林晚秋提着刚刚从超市买回的东西,紧贴着墙根往上摸索。
  
  这栋居民楼快被拆迁了,物管也早就撤走,现在还在住宿的人家少得可怜,从楼道上走过,几乎看不到一丝微光。
  
  一路提心吊胆的走到了六楼,她低头从包里找钥匙,胸口却沉沉撞在了一个障碍物上,硬梆梆的,还带着细微的温度,是人!
  
  鼻端萦绕的浓郁烟Cao味,她险些控制不住叫出声。
  心脏跳得厉害,耳边都是自己急促的喘息声,她下意识往后退开几步。
  
  “嗒”一声脆响,眼前亮起一片细小的光亮,打火机的光晕里,看到了那双熟悉的y-in鸷眼眸,黢黑凌厉,却带着极度的不耐与暴躁。
  
  是他……
  
  林晚秋攥着购物袋的手指收得更紧,指尖用力陷进掌心的嫩-Rou,深深汲了口气,这才开口:“有事吗?”
  
  男人手里的打火机早就适时熄灭,两人沉默的站在门口,黑暗吞噬了一切。他沉吟片刻,只开口提醒:“开门。”
  
  林晚秋这才如梦初醒,站在门口急急忙忙从包里找钥匙,越是心急,手便抖得越加厉害。
  
  修长的手臂忽然穿过她的腰际,结实的胸膛贴了上来,她的呼吸滞住,眼睛直勾勾的瞪着眼前黑黝黝的光影浮动。离得太近了,她几乎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热度和有力的心跳,那一片热源,一路蔓延进她心底,烫得她胸口发痛。
  
  他沉默的站在她身后,一手探进她手包里。
  
  明知道他在找钥匙,明知道他不是有意要触碰自己,可是她心里还是难受得厉害,眼眶涩涩的,好像有什么东西快要控制不住流下来。
  
  耳边传来他微沉的呼吸,还伴随着钥匙的清脆声响,她傻乎乎的呆怔在他身前,似是拦了他开门的动作,他没有耐Xi-ng的低斥一声:“让开。”
  
  她慢半拍的挪开身子,站在一旁无声等着,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,好像生怕打破这短暂的平静。
  
  门板应声打开,接着是迎面而来的刺眼灯光,她闭了闭眼,缓过那阵尖锐的刺痛才慢慢地睁开眼,入目的是他安静立在门口的英俊面容。
  
  林晚秋心脏狠狠跳了几下,急忙垂下眼,一刻也不敢和他对视。她费力的拎着购物袋往里走,放到圆桌上才沉沉吁了口气,想到身后的男人,心又不自觉提了起来。
  
  转身,注视着他,却有些不知所措:“要喝水吗?”
  
  白沭北看了眼这陈旧的屋子,榕城多雨,屋里有股难掩的霉味,他皱了皱眉头,不耐的情绪更明显了,他不回答她,反而直接表明来意:“萌萌生病了,吵着要见你。”
  
  林晚秋一怔,带着细汗的脸颊,刷地没了颜色。
  
  她瞪着眼,焦急的往前一步,离他有些近,却完全没注意他嫌恶的眸光一闪而过,只是气息不稳的追问道:“严重吗?最近总变天,你怎么不好好照顾她。”
  
  白沭北嘴角勾起嘲弄的弧度,一言不发的注视着她。
  
  林晚秋被他的神色蛰到,这才意识到自己逾距了,指尖拧得更紧,垂眸退开些许:“对不起。”
  
  白沭北别开眼,每每看到她这副故作柔弱的姿态就心情烦躁,没有人比他更清楚,这个女人的心肠有多恶毒。
  
  “她想喝你煲的汤,去煮。”
  
  白沭北说着,顾自往她的双人沙发坐定,刚刚坐下就压到了不明物体,他眉心拧得更紧,拿起一看,居然是一只黄色的塑胶小鸭子。
  
  这鸭子他很眼熟,萌萌就有好几只,这只比那几只都大了不少,看起来像——
  
  “这是它们的妈妈。”林晚秋咬了咬唇,小声嘀咕,走过来从他手里拿过那鸭子,宝贝似得收进旁边的抽屉里。
  
  白沭北沉着脸看完她所有动作,鼻子里溢出一声冷笑:“怎么?你还指望有一天,它能和那群孩子团聚?”
  
  这话里的意思,即使她不够聪明也读懂了。
  
  林晚秋背对着他,苦涩的扯起唇角:“没有,我只是……留着它,想萌萌的时候看看。”
  
  白沭北疑惑的看她一眼,她却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,直接拿了桌上的食材钻进了厨房。
  
  白沭北心里好像有团火在烧,却无处纾解,他烦躁的摸出烟盒,可是目光在她屋子里找了半晌也没寻见烟灰缸,只得将不远处的垃圾桶拽了过来。
  
  余光瞥见垃圾桶里的药盒,他定定看了一会,目光很快挪开了。
  
  关心她?他莫不是疯了!
  
  -
  
  厨房里响起哗哗地水流声,她大概在清洗食材,白沭北昨晚在医院照顾了一整晚女儿萌萌,这会脑子沉得厉害,烟只抽了两口就迷糊着阖上了眼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